希盟嘗到民粹政治的苦果「為什麼希盟在草擬競選宣言時,許下那麼多無法兌現的諾言?」

為什麼希盟在草擬競選宣言時,許下那麼多無法兌現的諾言?有幾種說法,包括為了取勝,採取討好選民的策略;沒有掌握到準確的數據,才做出不實際的承諾;過於相信遏止貪污能夠減少大量開支,忽略廢除消費稅的財務衝擊;以為入主布城的機率低,沒有考慮到勝選的後果。

當首相敦馬哈迪說,希盟競選宣言只是指南,並非聖經的時候,人們已經開始意識到新政府無法兌現所有的大選承諾。

希盟違反的承諾包括沒有從國會議員中挑選下議院議長;干訓局也沒有廢除,只是改名,重新設定其議程和課程綱要。

最近希盟也因為統考文憑及20%石油開採稅課題而被炮轟,希盟宣言已經答應承認統考,但教育部長馬智禮卻說,新政府需要全面研究。根據一般理解,石油稅是根據石油生產量來計算,但經濟事務部長阿茲敏表示,20%石油稅是根據石油稅後盈利,而非石油總收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什麼希盟在草擬競選宣言時,許下那麼多無法兌現的諾言?有幾種說法,包括為了取勝,採取討好選民的策略;沒有掌握到準確的數據,才做出不實際的承諾;過於相信遏止貪污能夠減少大量開支,忽略廢除消費稅的財務衝擊;以為入主布城的機率低,沒有考慮到勝選的後果。

以上各種情況都有可能,但第一種情況就是民粹主義,這是與國陣惡性競爭的結果。記得在大選前,希盟宣言承諾廢除大道收費,敦馬說:「希盟的夥伴確實非常社會主義,我已經告訴他們這樣行不通,若取消收費站,維修和建公路的錢從哪裡來?有時候我覺得我們未必能遵守這些承諾。」

由此觀之,不管509大選是誰執政,都無法承擔民粹政治所帶來的巨大開支。國陣的大選宣言也有很多惠民措施,包括為160萬名公務員加薪、一馬援助金加碼大派錢、分發5000令吉給每名墾殖民等等;雙方的民粹競爭,終於讓上台做政府的希盟嘗到苦果。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過,慶幸的是,希盟在財務上仍有所節制,比如馬哈迪上個月說,希盟政府沒有贓款,因此不會再發出每月300令吉的款項給漁民。

此外,希盟發現20%石油稅負擔太重,才改為根據盈利計算。國油需要資金進行開採和勘探,如果把大筆款項用作石油稅,國油將面對財務問題。

希盟可以不顧一切大派錢,討好所有人,但這不是負責任的做法,國家可能破產,政權也不能長久。

綜觀希盟競選宣言,很多涉及財務的計劃都不可能推行,因為沒有了消費稅,又要穩定油價、繼續派發援助金及支撐龐大的行政開銷。不可能在百日內落實的承諾包括推行援助特定目標群的汽油津貼機制、廢除所有施加於墾殖民的不合理債務、為家庭主婦繳交公積金、為低收入群體(B40)提供500令吉的基本醫療津貼。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其他5年主要承諾,估計也難以推行的項目包括製造100萬個優質工作機會、逐步減少200萬名外勞、興建100萬間可負擔及可租賃房屋、漸進地廢除大道收費、提供公立大學教育全免費、漸進地落實1500令吉最低工資。

既然財務拮据,惠民承諾跳票,就應該先兌現涉及政策和體制改革的諾言,包括承認統考。如果經濟承諾做不到,政策諾言又落空,人民將會質疑希盟的誠信。

希盟有落實一些改革,包括9個由首相署管轄的機構,改為向國會負責,但一些機構的重組是不是更有效益,有待觀察,例如馬哈迪曾公開批評國庫控股已經乖離為土著增持股權的初衷,國庫控股改由首相辦公室掌管,可能受到政治干預,乖離為國家增加財富的目標。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希盟不能再逃避事實,應坦誠告訴人民,哪些承諾可以兌現,哪些必須調整,以降低破壞,否則時間也會告知一切。

希盟一再U轉,為反對黨提供攻擊的武器,人民對新政府的好感,也會逐漸消失。

文章來源: 

星洲日報/風起波生‧作者:林瑞源‧《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2018.07.28